七心海棠的眼泪

直到最后,她丝毫没有怨恨胡斐。她爱胡斐,心中说不出话来。“可怜”是她对自己的评语。世上的剧毒无药可解,终究因为没人肯用自己的命救人。她爱胡斐,放弃了自己的命。或者是她知道无法得到胡斐的心,不如就这样了结。用情郎身上的毒血,毒死了自己,救了情郎的性命。

《边城》的文字美

沈从文的审美是东方式的审美,他的创作体现着明显的和谐意境。他为现代汉语开创了一个高峰,在语言的继承和发展、乡土与正统的结合上,他的《边城》真正是难以超越、无与伦比的。